网站地图

qy8.com

2021 年国际基础设施建设展望

  • 来源:中国对外承包工程商会网站
  • 点击量:33,721
  • qy8.com2020-12-28
  • 分享到:

  2020年由于Covid-19疫情大流行以及由此造成的货物和人员流动限制,国际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大量停滞甚至取消。在后疫情时代,绿色基础设施建设将成为经济复苏的核心,可再生能源将是各国政府实现脱碳和刺激经济的重要途径。而复杂的国际经济环境将使得各国更加慎重地考虑基建项目投资。
  一、2021年基础设施投资仍处于低潮
  2020 年全球的基础设施建设投入明显收缩。Covid-19 导致的封锁政策影响了基础设施运营商的投资计划,很多运营商调整或者暂停了项目投资,运输领域,特别是机场建设在2020年受到了较大打击。尽管基础设施建设的基本需求保持不变,但是受财务压力所限,预计2021年主要国际承包商的资本支出和运营支出仍将减少。以三家主要的多元化国际承包商为例,Vinci、Ferrovial和 ACS(Abertis&Iridium)2020年的主要资产收入与2019年同期相比均大幅下降。同时,公共运营商的收入也大幅下滑,伦敦交通运输公司(TfL)等企业由于乘客数量大幅下降,在2020年从英国政府获得了16亿英镑和17亿英镑的两项融资计划。考虑到资本投资的变化,TfL和英国国营铁路公司已同意停止 Crossrail 2 项目的开发,Crossrail 2项目是英国运输领域最大的项目之一,其时间进度已经出现滞后。
  拥有机场资产的公司最容易受到Covid-19 在基础设施方面的财务影响。虽然大多数市场允许一定程度的经济活动,并在一定程度上维持车辆和铁路运输,但国际旅行却经历了长期的低迷。鉴于机场运营成本基本固定,低迷的国际运输严重拖累了该行业的收益。由于航空旅行的近期前景比水陆运输更加阴云密布,因此预计机场相关项目将受到最严重的影响。以美国为例,已经有上百亿美元的项目拖延或推迟。
  耗资130亿美元的纽约市约翰肯尼迪(JFK)国际机场现代化改造项目是美国正在推进的最大机场项目,目前已经出现了相当大的延误。计划中74亿美元的1号航站楼项目延至2021年动工,而肯尼迪国际机场4号和6号航站楼的计划项目也被推迟。
计划耗资30亿美元的达拉斯沃思堡国际机场F航站楼项目于2020年8月被无限期推迟。该项目于 2019 年宣布开工,此前计划于2025年完工。
  计划于2020年6月建设的价值10亿美元的旧金山国际机场项目被无限期推迟。
  原定于2023年开始建设的10亿美元扩建项目奥斯汀-伯格斯特罗姆国际机场也被推迟,此外还有一些其他机场。
  当然,基础设施运营公司可能会利用政府提供的资助性资金,但是这部分资毕竟规模有限,不太可能抵消2020年对收益造成的损害,也不太可能提振2021年运输行业的投资意愿。
  二、绿色基础设施建设将成为经济复苏的核心
  在支持性政策制定和资金流入方面,绿色基础设施领域将创下历史新高,成为经济复苏的核心。各国政府将致力于通过支持低碳转型来刺激经济,这些刺激政策会倾向于可再生能源、公共交通、新能源技术等领域。
  虽然交通基建领域可能会出现短期投资下降,但是能源基础设施,尤其是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和输配电基础设施的投资前景良好。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和输配电基础设施的投资前景良好。可再生能源行业与绿色氢能等新能源行业以及建筑能效等更传统的节能领域将成为2021年政府经济复苏计划的核心。可持续性是基础设施领域的主要大趋势之一,今年的疫情大大加快了这一趋势,2021 年将是绿色基础设施行业发展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年。
  虽然绿色基础设施建设是一个全球趋势,但由于向低碳经济转型的前期成本较高,发达市场将处于领先的位置。随着更多的国家提出具有法律约束力的碳中和承诺,陆续也将出台与之相应的投资政策。
  欧洲:疫情促使欧洲加大对绿色基础设施投资的刺激和支持。欧盟(EU)7500亿欧元的“欧盟下一代”复苏资金表明了欧盟在绿色基础设施投资方面引领全球的决心,到2021年,大部分资金都将部署到位。该资金于2020年7月达成协议,并将于2021年上半年在成员国之间进行支付,这意味着欧盟将对欧洲绿色协议进行修改,将资金用于支持欧盟脱碳的项目。具体来说,这笔资金规定至少30%的支出用于与气候变化有关的项目。
  美国:拜登的成功当选将为美国绿色基础设施建设提供关键支持。美国的绿色基础设施建设受到旨在脱碳和提高可再生能源成本竞争力的国家级政策的推动。预计拜登将寻求增加“绿色”项目的支出,重点领域包括能效、可再生能源、电力传输和电动汽车基础设施。与燃煤发电厂和油气项目等更传统的基础设施项目相比,此类措施可能会增加“绿色”项目的吸引力。虽然美国的能源政策主要由州和地方政府推动,但联邦政府对可再生能源发展的监管和行政支持可能会大幅提升非水电可再生能源前景。尤其是,拜登政府将加强陆上风电和太阳能的发展,并鼓励美国新兴电力部门(如海上风电、绿色氢气和储能市场)的更强劲增长。此外,政府可能通过可再生能源技术的税收抵免促进可再生能源发展,特别是在海上风电行业、电池储存、碳捕获和储存等较新的领域。
  中国:中国已承诺二氧化碳排放力争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十四五”期间将提出更强有力的碳排放控制目标,加强对煤炭消费的控制,加大对可再生能源发展的支持力度,继续推动经济社会加速向低碳方向转型。中国的非水电可再生能源行业在未来十年将持续强劲增长,2020年至2029年间的装机总量将达到508GW。减少电网瓶颈将确保电网连接扩展容量,提高风能和太阳能发电的份额。中国超高压输电技术的出现使得富余的发电省份(通常是沿海地区)与电力消耗省份(通常是内陆地区)连接起来,特高压输电也将是脱碳的关键投资重点。
  新兴地区:在拉丁美洲,绿色基础设施也将越来越成为投资的重点。在未来几年,可再生能源的产能将在该地区大幅扩张。巴西、智利、墨西哥、哥伦比亚和阿根廷将是2021年绿色基础设施投资强劲的市场之一。
  三、PPP项目将成为重要选项,但是发展前景不容乐观
  疫情的持续使得一些新兴市场收入减少,债务增加。在以基础设施建设为重点的经济复苏计划中政府必将加强私人资本的引入。可再生能源投资是私人投资重返撒哈拉以南非洲的一个亮点。预计,2021年至2029年期间,该地区可再生能源发电能力将以年均5.9%的速度增长。
  缺少资金的新兴市场国家将重新集中精力,利用公私合作伙伴关系(PPP)纳入更多私人投资。除了财政刺激,许多央行还采取扩张性货币政策,以鼓励私营部门借贷和投资。与美联储(Fed)在 2020年3月采取的举措类似,许多市场的利率在2020年期间一直维持在较低水平或有所降低。在当今低利率环境下,政府可以以相对较低的利率借款,为计划中的基础设施支出提供基金。同样,私营部门也将能够利用低利率降低借款成本,提高杠杆率。
  然而光靠低利率不足以刺激私人基础设施投资的大幅增长,尤其是在发展中市场。一是因为市场信息不足,尽管政府和中央银行提供了大量的财政和货币支持,但由于对疫情持续时间和进一步爆发可能性的不确定性,私营部门仍然对短期内的投资持谨慎态度。二是因为新型市场的投资环境没有得到有效的改善,根据惠誉专有项目风险指数(PRI)的数据,新兴市场的PPP项目风险仍然很高。发展中的亚洲基础设施市场在PRI总分中的平均得分为49.1分,远低于亚洲发达市场(80.1分),北美/西欧地区得分为69.2分,但中欧/东欧地区为58.7份。如果风险状况得不到改善,新兴市场国家政府吸引大量私人资本的努力可能会受挫。
  2021年对于国际基础设施建设领域将是非常关键的一年,既面临资金、物资和人员短缺等种种困难,又面临着绿色基建这一新型领域。大国之间的政治经济关系和地缘冲突将影响各国的基建政策和发展规划。但是通过发展基础设施。刺激整体经济发展,获得长期稳定收益已经成为大多数国家的共识,因此,疫情后的国际基建市场也将逐步恢复并重新繁荣。

×
关注qy8.com